为什么德国告别核电?

时间:2019-02-11 08:05:03 来源:凤凰彩票网 作者:匿名
为什么德国告别核电?——采访德国核安全委员会电气专家丁永健 不久前,德国正式宣布将在2022年之前关闭所有核电站,从而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完全放弃核电的发达国家。从那时起,意大利公投就拒绝了发展核电的计划。法国和英国等欧洲核大国仍表示将坚持既定政策。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6月27日表示,法国将投资10亿欧元发展第四代核电技术并推动核安全研究。 那么,德国决定退出核电的现实和战略考虑是什么?这一决定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核电国家有何影响?记者采访了德国核安全委员会电气专家,德中科学家丁永健。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丁永健一直在德国政府研究所和相关商业组织担任工程师或高级顾问。 记者:德国“摒弃核”倡议的动力是什么? 丁永健: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后,德国取消核电成为争论的热门话题。今年3月在日本发生的福岛核事故与另一种催化剂没有什么不同。它不仅使德国人民的反核情绪空前高涨,而且还促使德国政治和核工业重新审视核能的未来。 日本核事故发生后,德国成为发达国家中发展最快,最激烈的国家。默克尔首先宣布暂停原先批准的核电厂运营期延长计划,然后下令对国家核电站进行严格的压力测试,并暂时关闭了1980年以前完成的七座核电站。 之后,默克尔政府委托核安全委员会对核电厂进行高标准评估,以制定核电退出战略。后者提交了一份报告,从安全和技术角度来看,没有充分理由认识到德国应立即关闭几座核电厂。另一方面,德国建立了由政治,科学,工业,工会,环境组织和宗教人士组成的“能源供应伦理专家委员会”,以梳理和分析德国各部门在核电发展方面的意见。 。在5月底,委员会在最终报告中得出结论,德国在十年内放弃核电“应该是可行的”。在我看来,德国放弃核电的决定被认为更加全面和谨慎。这是严肃而严肃的。它背后至少有四个考虑因素: 首先是政党政治。去年10月,默克尔政府偏离了前总理施罗德的既定政策,延长了核电厂的寿命,但没有得到公众的广泛支持。日本核事故发生后,选民们越来越不满意默克尔政府的“强硬核”立场。执政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和自由民主党在今年的地方选举中遭遇了一系列的失败,而一直倡导“放弃核”的绿党在几个州赢得了执政地位。强大的选举压力迫使默克尔政府迅速采取行动,以便尽快解决这一备受争议的问题。 第二是能源战略安全。德国学术界和工业界的许多有识之士认为,在新兴国家崛起的背景下,世界能源的供需矛盾正在加深。一方面,德国希望确保能源供应,但同时又不愿意或无法通过战争或武力获取能源。因此,最好尽快改变能源模型,并通过优先发展可再生能源来确保国家的能源安全。 第三是社会的主流共识。经过多年的讨论,德国社会已就核电达成共识,即核电是一种有利于社会的手段,但它并非目的。核电厂运行的高风险和核废料处理的难度已经确定它只能是一种过渡技术。德国最终将用可再生能源取代核能。 第四是经济和技术的领先地位。德国对可再生能源的看法以及与其相关的高科技作为潜在的未来产业,对于维护德国的全球优势具有重要意义。许多人认为核电是可再生能源之路的障碍。他们认为“不打破或不打破”,德国应首先摆脱对核电的依赖,然后再谈绿色经济的发展。 记者:放弃核电后,德国是否会出现电力短缺问题? 丁永健:即使在发达的德国,放弃核电也不可能一蹴而就。目前约有四分之一的德国电力消耗来自核电,因此一些德国媒体和专家质疑可再生能源的发展能否弥补核能退出造成的电力缺口,以及能源转型带来的价格上涨是否会减弱德国工业的竞争力。 在这个阶段,德国的总装机容量为81,500兆瓦,剩余的电力仍然为1,500兆瓦。只要德国在未来一到两年内没有经历极端需求变化,例如罕见的冬季,短期供电就不会成为问题。从长远来看,到2019年,德国的新发电厂数量将达到30,000兆瓦,超过现有核电站的装机容量。此外,德国还可以在必要时从其他欧洲国家进口电力,因此应保证电源的稳定性。 记者:德国如何面对可能的电价上涨? 丁永健:大多数现有的旧核电站都是折旧的,核电的运行成本相对较低。德国退出核电将导致电价一定上涨。 根据道德委员会的乐观估计,核能退出后,私人家庭的电费将增加约1.4%。一些民意调查显示,德国的大多数家庭都可以负担并为放弃核电付出代价。 对于能源密集型企业,德国决定成立“能源转型过程监督小组”,对核电出口的后果进行年度评估。 另一方面,新能源技术的应用和绿色经济的发展有助于提高企业的长期竞争力,帮助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此外,放弃核电后,经济指标和数据也难以衡量社会环境综合风险的降低。 记者:放弃核电与德国的节能减排目标相矛盾吗? 丁永健:德国的能源转型是一场能源革命。最大的困难是废弃核电与节能减排之间的矛盾。德国政府决定从1990年到202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从10.3亿吨减少到6.2亿吨,减少40%。经过多年的努力,德国2009年的排放量已缩减至7.4亿吨。然而,在2010年,由于经济复苏,德国的排放量比上一年增加了4.8%。因此,减排总体情况不容乐观,退出核电将增加减排难度。 为解决这一矛盾,道德操守专家委员会提出了六项措施。首先,提高能源效率,包括实施旧房改造,鼓励低能耗建筑,以及建设智能电网。二是大力发展风能,太阳能,地热,沼气等可再生能源。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将占总发电量的47%。三是稳定电网,发展更好的储能技术和超高压配电技术。四是提高常规火电效率,减少煤耗,增加天然气和新型燃气混合发电站。第五是加强电热结合。到2020年,电加热和发电厂的发电比例将从15%增加到25%。第六是电网结构和发电裕度的优化,必要时,电力由欧洲电网调节。记者:德国“放弃核”对其他国家有什么影响? 丁永健:德国放弃核电与其独特的国情和舆论发展阶段密切相关。它“放弃核”的决定是基于“选择性”:德国的能源结构及其发展水平使其有可能转型并变得可行。 相比之下,拥有58座核电站的法国在其能源系统中拥有如此大比例的核能,法国目前无法进行转型。同样,对于正在使用或发展核电的中国和美国等国家来说,没有必要对德国的退出施加太大的压力。毕竟,具有不同国情的国家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其能源政策和方向不能保持一致。但是,国内同行和学者可以密切关注德国的核电发展趋势,特别是未来十年的能源结构变化,然后借鉴德国能源转型的经验和教训,为中国提供有用的参考。未来的能源转型。